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天下彩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关于西湖的经典散文有哪些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11-2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云南万通汽修学校落于美丽的春城昆明,学校坏境优美,学习氛围浓厚。教学设施设备齐全,建有新能源汽车实训厅、整车实训厅、电器实训厅、汽车美容实训厅等20余个实训大厅,开设三十多个汽车技术专业。

  来杭州,若不曾去西子湖畔走一走,那将是你此生最大的遗憾;去西湖,若未翻开它的诗书读一读,那将是你一生最美的错过。灵秀西子,人间天堂,美的不单是小桥流水,风花雪月,还有人文历史,故事传说。

  西湖,贵在自然与人工的融汇,妙在山水与人文的贯通。山青水秀,桃红柳绿是西湖的底色;故事传说,人文历史是景区的底蕴。且看那亭、台、楼、榭临湖而建,错落有致。更歉着碑、寺、塔、墓依山而立,枕水而眠。流水小桥,走廊堤岸串联着西湖的各个景点。移步其间,最好先翻开西湖,轻嗅墨香,在古迹遗韵里寻觅有关它的人文历史,在诗词曲赋中叩访有关它的才子佳人,在风花雪月间品读有关它的故事传说。毕竟西湖的每一个景点,都有深厚的历史积淀与文化底蕴,更多的时候,风景只是故事的点缀。若是走马观花,那你所看见的风景就会少几分迷离,更减几分美丽。

  走近西湖,一湖传说依旧迷离,一湖风景依然美丽。试看它春如醉,秋如醒,合四时景光,尽显晴姿雨态,夕霭朝晖,雪应霞酣,星初月午,安排着诗酒琴歌,话南渡当年,过去漫牵无限感;悄好这山为迎,水为送,披一蓑风月,遍寻亭榭楼台,名泉秀石,宠柳妍花,狎玩些烟波鱼鸟,算西湖此日,到来俱是有情人。移步西湖,春可披一蓑烟雨,夏可看十里荷花;秋可赏三秋桂子,冬可钓一江寒雪。春夏秋冬,仅凭字里行间想像,就足以令人心驰神往、魂牵梦绕。若说西湖美如画,但人间谁能画得出这么美?若说西湖美如诗,而世上又有谁会写得这么绝?

  览阅西湖,湖底沉淀着千古的历史,湖中流淌着动情的故事,湖面荡漾着游人的情思。驾一叶轻舟,摇两支橹桨,荡漾在山水流云间,只为品味西子风韵,寻觅烟雨旧梦。行至船头,临风而立。或低吟,或浅唱,怡然自得,任真情流露。或眺望,或凝眸,双目含情任思绪飞扬。自得处,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灵秀西子,人间天堂,美不胜收。一湖秀美,羡得仙临世间;一水柔情,惹得爱落红尘。行走其间,我最钟爱西子堤柳,她婀娜多姿的站在水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世美女。微风微拂,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便醉了行人,羞了桃红。最是那一转身的回眸,便痴了才子,迷了风月。

  翻开西湖,骚人墨客留下的诗词多得数不胜数,才子佳人演绎的爱情更是扑朔迷离。泯着清风流云的水韵浅唱采莲曲,低吟浣溪沙;噙着风花雪月的柔情轻闻水墨香,醉嗅胭脂味。西冷桥畔问小妹,冷香不冷风月情。曾经醉依纱窗,轻敲檀板,低吟浅唱黄金缕,不管花开花落,还是云卷云舒。吟诗作词把盏乐,孤山不孤有梅鹤。曾经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占尽风情独暄妍,不管粉蝶断魂,还是霜禽偷眼。万松书院同窗卧,长桥不长十八送,曾经暗许芳心,义结金兰,梁祝化蝶翩翩舞,不管天上人间,还是沧海桑田。雷峰塔下千年盼,断桥不断相思苦,曾经千年等待,水漫金山,眼泪化着西湖水,不管世俗天规,还是人妖相恋。读到深处,柳眉轻锁,无法言说的美,只能飘进墨里,化成这些浅浅的诗语。

  闲暇之余,到西湖走一走,读一读西湖。史书遗韵,旧楼古刹,老宅深巷可丈其长度。才子佳人,英雄烈士,凡夫俗子可见其宽度;诗词曲赋,四库全书,人文风俗可测其深度,长度,宽度,深度融汇贯通,西湖才有了与众不同的风度。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高低和深浅在这里,不是丈量西湖的标准,浏览其间,你会不知不觉身在山水间,醉在那些水墨韵律里流连忘返。回过神才发现醉瓮之意不在酒,走读西湖,看的不是风景,而是一种心情的释放;读的不是文字,而是一种心态的回归。

  一路走来,拈花为字,随风成句,落水成章。西湖,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写得清,等双浆来时,摘一朵流云,把一盏佳酿,临风赏景,悠闲淡定,闲听空山鸟语;西湖,不是一时半刻就可读得完,待画舫归去,掬一捧水风,沏一壶龙井,泛舟湖上,优雅自在,品味云水禅心。

  那日,我们疲于上海的喧嚣与浮躁,匆匆逃离。等到达杭州时已下午四点多了。待我们登上雷锋塔,已是傍晚时分。古语有云:”人约黄昏后。”的确,日暮的光影是最柔和的,那刻,西湖沉浸在夕阳中,是那么的醉人。

  不知为何,父亲执意再来西湖。或许这里承载了太多从前美好的回忆吧!站在这座传说中白娘子的雷锋塔上,清风徐徐,或许是刚下过雨的缘故,整个湖面浮起一层茵茵的水汽,宛如一个浴后披着薄纱的美女,欲遮还羞。西湖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梧桐树,在高处看来,仿佛给西湖镶了一道美丽的裙边。湖中的苏堤、长堤将西湖分隔开来,形成一块块看似分离,实则相通的水域,堤旁种了各色的树木,所以站在高处观看宛如几条绿色的绸绳系在西湖这位丽人柔美的身段上。中心的那个小岛呈山形,矗立在西湖的中央,岛被树木覆盖着,绿油油的,十分可人。像是白银盘中的一颗青螺,又像奶油蛋糕中间的那颗绿樱桃。

  夜色越来越浓了,西湖这位丽人的身影在我眼前也越来越模糊了,我们不得不离开雷锋塔。可心中一直有个疑问,雷锋塔为什么会倒,白娘子现在又在哪儿呢?

  后来我们在西湖旁的餐馆品尝着东坡肉、糖醋鱼时,才从老板的口中得知:雷锋塔原是砖木结构,住在附近的小孩听了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后,想要救出白娘子,于是每天都去雷峰塔偷块塔砖。日积月累,本来年久失修的雷锋塔便在一个傍晚轰然倒塌了。

  听了这个雷锋塔倒塌的真相后,我不禁哑然失笑。既感于小孩子的天真善良,又震撼于传说的魅力。当然,孩子们没有救出他们一心想救出的白娘子,也终于明白,雷峰塔是为了观赏西湖而建的罢了。看来,有些疑问是可以回答的,而有些疑问天生便没有答案,只能深深埋藏在人们的心中,刻画在人的脑海,留作美丽的念想罢了。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带着满足的心情走出餐馆,鬼使神差地朝西湖走去,或许我们都想和西湖有个亲密接触吧!我们走上了一段堤,后来才从本地人口中得知这便是有名的苏堤,有两点八公里长。一路上我们贪婪的观看着西湖的景色,也一直在寻找这里著名的景点。可夜已深,路牌也看不清了。后来索性不去管它,古人不也是没有名字而自己取名吗?想到这一层,我的心便也坦然了。

  父亲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路慢幽幽的走着。路旁的柳树随风摆动,仿佛在向我们招手。时不时还会遇到几个骑着自行车或慢跑的人。西湖边有许多长椅,由柳树自然地将人们分开。长椅上坐着许多人,有老年人、有情侣、也有青年人骑车骑累了,索性躺在椅子上休息。可人们都有个共同点:不论说话还是动作都很轻很轻,生怕打破西湖夜色的静谧。

  远处的灯影照在湖面上闪着微微的光,不时还有装饰精美的游船划过。我们站在西湖边仰望远处山上的雷峰塔,仿佛塔与山已融为一体,又像山中有只鸟要腾空而起的感觉。我们不禁要佩服中国古典建筑美学的构思了。

  我们不知走了多远,路过了曲苑风荷、南屏晚钟、苏小小墓,又见过了断桥残雪等景后,路已走到尽头。我们并不感觉累,系统之家下的win7旗舰版可靠吗。可能西湖的景色把我们陶醉了吧!

  为什么每次的相逢都会有别离呢?哪怕我们不远万里地赶来。或许这便是人生的无奈吧!相信我们的别离便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就像我深信有一天白娘子会在荷花盛开的季节与许仙相遇一样。

  我们打点好行装,却打包不好记忆。我们离开了这座有太多美景、美味、美女,距离天堂最近的城市。因为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还是元旦时去的西湖,总想为她写篇文章,可却没有动笔,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写。因为西湖的名气太大了,去过西湖的名人墨客太多了,赞美西湖的诗词歌赋已数不胜数了,恐自己给写了也是蛇足。但我想一万个人眼中会有一万个西湖,感觉总归不会是一样的。

  那是个细雨蒙蒙的冬日,西湖就像披着一副面纱的少女亭亭玉立地伫立在仲冬的风里。冬日的西湖,虽看不见“苏堤春晓”“柳岸闻莺”的景致,却可享受到苏东坡“山色空蒙雨亦奇”的惬意。西湖的水悠悠荡漾,此刻的心情平静得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头顶的柳枝依然穿着青翠的霓裳,舒展着妩媚的身肢,拂过了我的肩头。绵绵的细雨在柳叶上凝成水滴,点点晶莹,滴滴清凉。一滴一滴,敲打心窗。雨中的西湖,象出浴的新娘,羞答答的蒙着一层轻纱,柔美而丰韵。

  西湖的碧水,柔柔地描画着山恋翠影;西湖的垂柳,柔柔地缠绕着碧玉明镜;西湖的细雨,柔柔的如薄羽轻纱,凝结着哀愁的故事,还有凄美的传说。

  画舫在水中缓缓地荡漾着,孤山和对面诸山及上下的楼亭越发显得清晰起来。我们到了小瀛洲。

  小瀛洲是西湖上游人必去的湖心岛,岛上九曲回廊,三角亭、四角亭、心心相印亭幽雅别致。徜徉其上,犹在画中游。“三潭印月”是西湖的一著名景点,当我来到它面前时,我对那“印”字费起心思来。到底是“印”还是“映”?“三潭印月”是由三个坛组成,每个坛呈葫芦状,有五个洞,月圆之夜,尤其是十五的时候,在坛里放上一根硕大的蜡烛,发出柔和的光,倒映在水中,彼此互不重叠,这样坛中、水中、再加上天上的月亮和水中的倒影,就会出现三十二个月亮天上湖中交相辉映的奇景。此时感觉,“印”字比“映”更贴切,我不禁感叹古人造景之妙、用词之精。

  白素贞断桥奇缘,情定西湖岸。从一把油纸伞到相识相知相爱相许,执着的爱情感动了多少世间的男男男女女,可怜的她只想在人间做个平凡的女人,却是阻难重重,压迫重重。直到真情感动了上苍的那一刻,雷峰塔终于倒了。伪道的枷锁断了,爱情自由了。可惜的是我没看到“雷峰夕照”的景象。

  苏小小挽一襟荷香,低吟浅唱,从西泠桥畔款款而来。“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婉丽的容颜带着忧伤,心仪的阮郎,只能成为她生命里的过客,在菀菀黄柳丝下,她将唯一的心事埋葬。最终歌断芳魂去,风过尘香散。

  对岸传来高亢的歌声“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岳飞的碧血丹心,在满江红里的慷慨激昂声中,被人们千古传诵。“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情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对国家前途的隐忧,壮志未酬的郁闷,如今已是青山埋忠骨。

  苏东坡、白居易两位大诗人,也是最爱西湖的。苏堤白堤因他们而筑,勤政之余,并未忘却为美丽的西湖吟诗作赋,“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

  万松书院里传来祝英台、梁山伯朗朗的书声。长桥上,有他们依依送别的背影;南屏的钟声,随风飘送,送来的是苍茫和古老的叹息。